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> 税收宣传 >> 税收文化 >> 廉政文化建设

“四个指头”与一个大拇指

发布日期:2017-09-11 消息来源: 洛阳市国家税务局
【字体: 】 【颜色:

暮春时节,木棉花怒放,八桂大地处处涌动着脱贫攻坚的热潮。广西壮族自治区各级党组织层层立下扶贫“军令状”,几乎每到一处,都能看到党员干部在扶贫一线忙碌的身影。我担任第一书记的对口帮扶贫困村正在开展危房改造。

“李书记,今年的危房改造指标给我一个吧,事成后,我不会忘记你的。”一天清晨,我还在洗漱,忽然响起一阵敲门声,我应声开门。门外站着的是贫困户李永俊老伯。他一手挠着头发,很难为情地看着我。话音刚落,他伸出右手用“二个指头”在我面前比划了一下,并从口袋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——危房改造申请书。

这个手势,是村里的风俗,一个指头代表1000元钱,“二个指头”无疑就是2000元。

危房改造工程代表着党和国家对困难群众的关怀,作为一名驻村干部,我怎么忍心收困难群众的好处费。我抹去嘴边的牙膏泡沫,郑重地对他说:“你家房屋情况我清楚,符合危改条件,我会尽力为你争取指标。但这个指标要经过村干部以及村民代表民主评议,公示后才能确定。”

我所在的这个贫困村全村513户共3500多人,其中贫困户65户共363人。得到危房改造指标的贫困户,每户可得到有关部门下拨的1.6万元至2.1万元不等的补助。但每年的指标有限,分解到本村只有10户左右。

不久后,村“两委”干部召集党员、村民代表召开危房改造民主评议会。开会前夜,永俊伯打着手电筒来到村委会办公楼宿舍找我。他向我伸出了“三个指头”,并悄悄地对我说:“这事只有你知,我知。”

我送永俊伯出门,直到他消失在茫茫的山村夜色中。霎时,狗吠声此起彼伏,“杨震却金”的故事顿时浮现眼前。当时,杨震调任东莱太守,途经昌邑县,以前被他举荐的荆州秀才王密任昌邑县令。王密夜里去拜见他,从怀中捧出黄金。杨震不收。王密说:“夜里没人知道。”杨震说:“天知,地知,你知,我知,怎么说没人知道?”

“我最牵挂的还是困难群众!”习近平总书记的这句话,在“两学一做”学习教育中已在我心中留下深深的烙印。如果真收了群众的好处费,我还有起码的党性意识吗?

次日,民主评议结果永俊伯户得分排在第11位,但全村只有10个指标,我的心沉甸甸的。当天下午,我入屯调研扶贫猪苗的成活情况,经过他家门口,他硬拉着我进屋“有事商量”。这次,他伸出了“四个指头”。我坚定地摇摇头。看到他家破烂的瓦房,多雨的夏季又即将来临,我暗下决心一定要帮助他。

此后,我拍摄了他家的危房照片,一边向市纪委汇报情况,一边向我的亲友求助。我的一个表叔得知情况后跟我说:“我们企业在建厂房时,余下一批红砖、角石、河沙和石灰,可以免费提供给他建新房。”此外,在市纪委的支持下,爱心人士为永俊伯家筹措到了危房改造所需的建筑材料以及1万多元。

众人拾柴火焰高,随后,我发动村里的党员干部和热心群众,义务为永俊伯家建起了遮风挡雨的新房。望着在崇山峻岭中慢慢建起的那座新房,我又想起了总书记的话:“他们(困难群众)的生活存在困难,我感到揪心。他们生活每好一点,我都感到高兴。”此刻,永俊伯家一定很高兴,我也发自内心的高兴。

岁月如梭。很快,我当村党组织第一书记的任期满了,那天早上,我自驾车准备运行李出村,在村委会办公楼下,永俊伯蹬着单车搭着女儿匆匆赶来,笑逐颜开地他掏出一包“双喜”牌香烟,给我递上一支烟,左顾右盼后,悄悄地塞给我一个厚厚的红包,伸出了“四个指头”。

我严肃地说:“永俊伯,你的心意,我领了。但这红包,我不能收。你女儿刚上大学,这钱你留给她交学费。祝贺你家乔迁新居!”我与永俊伯父女俩道别,用力地向他挥一挥手。这时,我看见憨厚的永俊伯脸上露出了浅浅的笑容,向我伸出了一个大拇指。

山路崎岖,车里一面小小的党旗欢快地跳跃着,想着这“四个指头”与一个大拇指,我的眼里早已充满泪水……(广西壮族自治区梧州市纪委 李智聪)